乌丸莲耶小知识│中国什么时候有了纸书?-浦城县图书馆

乌丸莲耶
中国什么时候有了纸书?
中国人懂得用纸张来制作书籍,大约在西汉末年和东汉初年,即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1世纪这一二百年中。公元2世纪应劭写的《风俗通义》,记载东汉首帝汉光武帝刘秀享国之后,把首都从长安迁往洛阳。在迁都过程中,搬运书籍的车,据说是“载素、简、纸经凡二千辆。”这里的素书,指的是帛书;简指的是竹木简书;纸呢,当然就是用纸书写的书了。东汉初年从长安搬运的书籍中就已经有了纸质的了,其用纸来制作书籍最晚在西汉末年已经出现了。与应劭同时代还有个叫刘珍的,在他写的《东观汉纪·贾逵传》中也说,汉章帝刘炟曾经在公元76年命博士贾逵(29-101年)给学生讲授《春秋左氏传》。为了使贾逵所用的教本有所参照,特赐给他“简、纸经传各一通”。说明东汉初期,的确有了纸质的书。晋人袁宏所写《后汉纪·和帝纪》中说邓贵妃于公元102年即皇后位,下令禁止万国进贡珍丽之物,只要求“岁时但贡纸、墨而已”。可见当时纸贵珍丽,难以多得。

反映三国时代的影视剧《军师联盟》中以竹简作为书写材料的场景
为什么说在蔡伦之前就有了纸质书?
通常的说法是东汉蔡伦(?-121年)发明了造纸术。那么为什么说在蔡伦之前就有了纸质书呢?大量出土实物证明,早在蔡伦之前中国已出现了纸。现代人关于纸的概念,是指将植物纤维捣碎,做成纸浆而后抄造的纸。用造纸技术的专门术语说,就是经过帚化过的纤维植物,才能造纸。1957年,西安霸桥砖瓦厂工地出土了西汉武帝时(前140-前87年)的文物,其中有古纸的碎片。这些古纸碎片迭经中外学者用现代科学方法化验,发现它经过了帚化,证明是麻类纤维所造的纸。1933年,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在新疆罗布泊也发现过古纸,质地粗糙,纸面还有尚未捣碎的麻筋儿,但也是经过帚化的麻纸。经与同墓出土的其他文物相印证,其年代大约是西汉宣帝黄龙元年,即公元前49年前后的遗物。1978年又发现了这个时期的麻类古纸。1942年,在内蒙古额济纳河附近发现了东汉和帝永元年间,即89-105年之间的纸,上面还写有文字。1973年,在甘肃旱滩坡工地又发现了东汉时期的古纸,上面写有隶体字。所有这些古纸的发现,都说明早在蔡伦以前中国已经有了纸,所以我们上面才敢说,早在西汉末年和东汉初年,中国人已经懂得用纸来制作书籍了。

甘肃居延金关汉代亭燧故址出土的金关纸,据考古断代,应制作于西汉时期为什么说蔡伦是造纸术的发明人?
世界历史上很多技术的发明,在其前都有个不太经意、不太完善的演进过程。待到有人总结前人经验,择优汰劣,去粗取精,刻意加以制造,则这个人往往就被说成是发明者。造纸术的发明也是如此。《后汉书·蔡伦传》说蔡伦认识到,“自古书契,多编以竹简;其用缣帛者,谓之为纸。缣贵而简重,并不便于人。伦乃造意,用树肤、麻头及敝布、渔网以为纸。元兴元年(105年)奏上之。帝善其能,自是天下莫不从用焉,故天下咸称蔡侯纸。”表明蔡伦是看到了书籍制作材料“缣贵而简重,并不便于人”的弊端,“造意,用树肤、麻头及敝布、渔网”来造纸。关键就在这针对弊端而“造意”二字上,说明他是有目的、有计划、有改进、有创新地进行技术生产实践活动,并且获得了成功,成为书籍制作材料发展演变过程中的里程碑。所以虽在他以前已经出现了纸,但造纸术的发明人还都认同是蔡伦。

蔡伦造纸
蔡伦之所以如此,除了他的天赋外,还有职责所系。《东观汉纪》说:“蔡伦典尚方,用树皮造纸,名谷纸;故渔网为纸,名网纸;......麻,名麻纸也。”“典尚方”是什么意思?“典尚方”就是他当了尚方令。尚方令类乎今天中央或国务院的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专门负责宫中衣食住行用各个方面的筹办和制造。当时的诏奏公文仍用竹木简或缣帛,一个笨重,一个贵重,实在不便,所以刻意改进造纸技术,拓展造纸原料,使纸从宫中行用天下。
模拟古人造纸场景

现代的“古法造纸”

古纸晾干架
什么时候纸取代了简帛?
什么事情都有个发生、发展、消亡的过程。我们在前边说过了,西汉后期大概已经懂得用纸书写了,否则刘秀迁都洛阳时就不会有“载素、简、纸经凡二千辆”的说法了。古人虽有将缣帛称为纸的习惯,蔡伦就说“其用缣帛者,谓之为纸”。但帛书历来又称素书,刘秀迁都时所运典籍即将素书、简书、纸书分开来说,这个纸就不应该再指的是缣帛了。

长沙东郊子弹库楚墓出土的楚帛书
可是纸的发展非常缓慢,直到蔡伦改进造纸技术,拓展了造纸原料之后,纸书才逐渐多了起来,但仍未取得主流地位。《北堂书钞》卷一百零四引崔瑗致葛元甫的信,说送给他的《许子》十卷,“贫不及素,但以纸耳”。崔瑗(77-142年),字子玉,东汉书法家,比贾逵大概小一辈,即公元一二世纪的人物。他送给葛元甫书,还抱歉家贫用不起缣帛,只好采用纸写了。可见那时用纸来作为书籍制作材料尚不为正宗。三国时曹丕曾用缣帛书写他自己的《典论》和诗赋送给东吴的孙权;而送给臣僚张昭的便用纸抄了。一方面说明纸还没有取得正宗地位,另一方面也说明纸张确实比缣帛要便宜得多。《初学记》卷十一引《桓玄伪事》说东晋末年桓玄下令,:“古无纸,故用简,非主于敬也。今诸用简者,皆以黄纸代之。”表明公元5世纪的初年,才由政府下令以纸代简。从此,纸张变成了书籍的主要制作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