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乌丸莲耶小学语文--《西风胡杨》:故作姿态的言辞,掩不住思想的苍白-窝们

作者:admin 日期:2019-04-15 分类:全部文章

乌丸莲耶小学语文||《西风胡杨》:故作姿态的言辞,掩不住思想的苍白-窝们

乌丸莲耶 小学生的福利:唐老师为你排除课文之毒
涂鸦居士(唐老师)
众所周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源国。因不满国内教育而留学或移民的人数,越来越多,且向低龄化发展,高中生、初中生甚至小学生出国留学者不乏其人。人民日益增长的教育市场需求与落后的教育教学服务水平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已经成为毋庸讳言的事实。
教育水平的提高,依赖教育思想的进步、教学方法的提高,也寄希望于教材内容的更新换代。只有先进的、科学的、系统的文理科教材,才能培养出符合时代要求的现代化公民和人才。
我是一个有二十多年教龄的语文教师,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我常常感受到,落后粗糙的语文教材,是制约当前语文教育的瓶颈所在。语文教材里,富有时代气息、文质兼美的篇章不多,思想性、艺术性低劣的诗文,在其中滥竽充数。对师生通行的教学评价,就是一次次考试,而每一次考试的范围,就在这一本薄薄的语文书里。老师和学生,一个学期只能围绕着这些课文翻来覆去地学习复习,阅读面狭窄,效率低下,浪费了大量时光。
前不久,我看到一段视频,教育部长陈宝生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中国要在2049年实现一个宏伟的目标,让中国成为世界教育的中心,世界文化的中心,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目标地。看了这个视频,我有些感动。为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我愿意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要做先进的教育,必须有优秀的教材。就语文来说,当务之急是辨别出那些思想陈旧、空洞无物、科学性和艺术性不足的课文,更正课文中的谬误和错别字,然后昭告出版社的编辑和语文教师,然后淘汰不合格课文,选入合适的文章,让人类真正优秀的文化产品成为学生的精神粮食。我认为,这于国于民于教育,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为了建设,先从批评做起。从今天起,我准备写系列文章,试图逐篇解剖分析一些中小学阶段有问题的课文,让谬误暴露出来,希望中小学生能够读到,引起警醒。同时也希望我的意见能供出版社的编辑们参考,并引起各位家长和老师的注意,欢迎补充、批评和讨论。

以下是唐老师对小学五年级课文《西风胡杨》的详细点评。
胡杨,秋天最美的树,是一亿三千万年前留下的最古老的树种,(生物学常识:胡杨并非是最古老的树种,而是古老树种之一。这句话表达也不准确,且有歧义。如今的胡杨树种子,并非是一亿三千万年前留下的。改:“是从一亿三千万年前一直存活到现在的古老树种之一。”)只生在沙漠。(这一句前既然是句号,那就不能省略主语,应该改为:“它只生长在沙漠。”)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胡杨在中国新疆的塔里木。我去过塔里木。在那里,一边是世界第二大的三十多万平方千米的塔克拉玛(mǎ)干大沙漠,一边是世界第一大的三千八百平方千米的塔里木胡杨林。(这两句话过长,修饰语过多,对于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来说,难免会感到晦涩难懂。应改为:“一边是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面积三十多万平方千米;一边是世界第一大胡杨林,在塔里木,面积三千八百万平方千米。”) 
胡杨,是最坚韧(rèn)的树。胡杨的根茎(jīng)很长,能深达二十米,穿透虚浮漂移的流沙,去寻找地下的泥土,并深深植根于大地。它能在零上四十摄氏(shì)度的炙(zhì)热中耸(sǒng)立,能在零下四十摄氏度的严寒中挺拔,不怕侵入骨髓(suǐ)的斑斑盐碱(jiǎn),不怕铺天盖地的层层黄沙。
胡杨,是最无私的树。胡杨是挡在沙漠前的屏障,身后是城市,是村庄,是青山绿水,是并不了解它们的芸(yún)芸众生,可它们不在乎。它们将一切浮华虚名让给了牡丹,让给了桃花,让给了所有稍纵即逝的奇花异草,(用“稍纵即逝”来形容花草,不准确。花儿凋谢得较快,草的生命力是很强的。)而将这摧(cuī)肝裂胆的风沙留给了自己。
胡杨,是我平生所见最悲壮的树。胡杨生下来千年不死,(胡杨不是动物,不是“生下来”,而是“生长起来”的植物。)死后千年不倒,倒下去千年不朽。在塔里木和内蒙古的额济纳旗,我都看见了大片壮阔无边的胡杨林,它们生前为保卫所挚爱的热土战斗到最后一刻,死后枝丫奇屈的身躯仍坚定地挺立着。(“奇屈”为错别字,字典里没有“奇屈”一词,此处应为“奇崛”。这句表达也不准确。这么两处“大片壮阔无边”的胡杨林,不可能都是枯死的。故作者在此说它们“生前”如何,“死后”又如何,不符合实际。)
胡杨曾孕育了整个西域(yù)文明。(这句话颠覆了历史常识。历史文明和社会文明,只能是人类创造的,胡杨只是植物而已,不会参与人类社会生活,它怎么能“孕育”人类的文明呢?)两千年前,西域被大片葱郁的胡杨覆盖,塔里木、罗布泊等水域得以长流不息,水草丰美,滋润出楼兰、龟兹[qiūcí]等西域文明。可是,拓荒与征战,使水和文明一同消失在干涸的河床上。
胡杨也有哭的时候,每逢烈日蒸(zhēng)熬,胡杨树身都会流出咸咸的泪。(“哭”,是软弱的表现,与前文描写胡杨“坚韧”互相矛盾。)它们想求人类,将上苍原本赐(cì)给它们的那一点点水留下。(这句话有悖常识,且再次与前文写胡杨“坚韧”性格互相矛盾。天无私覆,地无私载,雨无私授,雨水何以见得是“上苍原本赐予它们”的?)上苍每一滴怜悯的泪,只要洒在胡杨林的沙土上,即便是入地即干,也会让这批战士继续屹(yì)立在那里奋勇杀敌。(这句话莫名奇妙。胡杨林的敌人是谁?它们能杀敌?又怎么杀敌?它是非洲吃人树么?)我看到塔里木与额济纳旗的河水在骤减,(这里描写有误。河水消退,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除非上游有堤坝和闸门,人不可能在岸边看到江河“骤然减退”的现象。)我听见上游的人们要拦水造坝围垦(kěn)开发,(“听见”,改为“听说”更准确。)我怕他们忘记曾经呵护他们爷爷和爷爷的爷爷的胡杨,我担心他们的子孙会重温那荒漠残城的噩(è)梦。
我站在这孑(jié)然凄立的胡杨林中,(“凄立”,这是个生造词语。更正为“凄然孑立”更好。但这“孑立”是孤独的意思,用于形容一株树则可,用在一片“胡杨林”前,则不合适。)祈求上苍的泪,哪怕仅仅一滴;(祈求上苍流一滴眼泪,这一滴泪对胡杨有多大帮助?)我祈求胡杨,请它们再坚持一会儿,哪怕几十年;(“一会儿”,形容时间短暂;“几十年”,十分漫长,这里互相矛盾。)我祈求所有饱食终日的人们背着行囊在大漠中静静地走走,哪怕就三天。(用“饱食终日”一词对人类进行贬低,不知是何原因,没写清楚。“就”三天,用词不当,应说“只有”三天。另外,祈求人们在沙漠里走三天,这与胡杨林有何关系,行动有何意义,也莫名奇妙。)我看着胡杨林中坚持拼搏着的“战士”,看着那些倒下去的伤者,无比心痛。然而我坚信:胡杨还在,胡杨的精神还在,生命还在,苍天还在,苍天的眼睛还在。那些伤者将被疗治,那些死者将被祭奠,那些来者将被激励。
直到某日,被感动的上苍猛然看到这一大片美丽忠直、遍体鳞伤的树种,(“美丽”与“遍体鳞伤”互相矛盾,“遍体鳞伤”的生物,还有“美丽”的形象吗?)问:你们是谁?烈烈西风中会有无数声音回答:我们是胡杨!(前面说上苍怜悯胡杨,上苍恩赐胡杨,又说上苍“被感动”了。胡杨林生存周期长,长达数百上千年,作者最后却让上苍“猛然看到”它们,贸然发问:“你们是谁?”作者这样描写,十分突兀,令人遗憾,是文中的又一败笔。)总体评价:
潘岳先生的这篇《西风胡杨》,从选材和结构上来看,有模仿茅盾的《白杨礼赞》的痕迹,但从立意、语言艺术方面来看,画虎不成反类犬,与名作有天壤之别。从以上分析来看,此文故作姿态却无真实动人的感情,华丽的言辞下,掩不住思想的苍白。作为小学生学习的范本,远远不够资格。
此文的主题立意存在严重问题。文章赞美胡杨,却以贬低人类作为代价。里面多次出现“上苍怜悯”、“上苍赐予”、“上苍的眼睛”、“上苍发问”等带有宗教迷信色彩的言辞,有悖于国家宪法和教育法规定的教育与宗教分离的原则,对小学生可能产生不良的心理影响。从构思方面来看,文章在前部分赞美胡杨坚韧坚强无私,后部分又描写胡杨濒临死亡和遍体鳞伤,把生存的希望寄托这上苍的怜悯和恩赐之上。这样一来,前面欲树立的那种坚韧坚强形象,就被作者自己后面的描写吞噬殆尽,归于虚无。此文前后描写完全是自相矛盾、自挖墙角,整篇文章的构思是混乱的,失败的。 - end -
如果喜欢,请转发请点赞。
原创不易,请大力支持哦,谢谢。
往期文章:
小学语文:《清明节的来历》堪称奴化教育的范本
长按二维码关注,谢谢!

猜你还喜欢